返回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  酸梅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第54章 第五十四章[1/3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千千小说]https://m.qqxsnew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chapter54

  二月份的时候各大高校与公司开始放假,即将进入春节,街上已有红灯笼高高挂起,红红火火的小玩意儿陆续摆了出来,大型广告牌上,都打出了迎新的标语。

  处处洋溢过节的气氛,为添喜气,陈非晚买了几个巨大的“福”字,字面金光闪闪,周身缠绕着该年的生肖,底下挂着一个中国结。

  又俗气,又看着叫人欢喜。

  夏藤最近总抱着电脑,一看就是看半天,陈非晚问她在干什么,她也不说。

  她走到夏藤身旁,夏藤快速盖过电脑,陈非晚瞟了一眼,没作声,把“福”字给她,“我在客厅挂了一个,你把这个挂阳台上。”

  夏藤“嗯”了一声,人没动,“我等会去。”

  陈非晚站她旁边,一脸欲言又止。

  夏藤不得不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阿藤,不论怎么样,日子总得过。”陈非晚见她这样,总觉得不安宁,“我不知道你这两天在干什么,别太把全部精力放上面了,凡事都想争个明白,会把自己累死的,有时候撒手不管也是种解脱的方式。”

  陈非晚轻叹了一口气,“你妈我活到现在,也没活明白。”

  这段时间,家里一直笼罩着低压,夏藤有时候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。夏文驰还有一星期才回来,陈非晚扛起来了所有的重担。

  夏藤安静听完,又“嗯”了一声,合上电脑,把“福”字拿起来,“我去挂。”

  客厅的阳台是露天的,她家住二十一层,差不多可以俯瞰风景。夏藤踩着椅子挂“福”,下来的时候没站稳,摔到阳台护栏边,护栏快要高过人脸,摔是摔不下去,但这么磕磕绊绊一下,还是够让人心惊。

  夏藤低头看了眼,人在高处,脚底万物都渺小,风“呼呼”地刮,看久了,头晕目眩,好像下一秒就会被刮下去。

  夏藤赶紧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站在高处看远方,远方是景,是不可及;低头,则又有临渊之感,令人心生惧意。

  万幸,她没有对世界麻木,有恐惧,就证明她还是惜命的。

  所以,她不知道穆含廷用了多大的勇气,或是多万念俱灰,才会从二十二层跳下去,结束她二十二年的人生。

  人的承受能力是可以不断增强的,但真的有限。

  很多人争论,一个选择自我结束的人,到底是想通了还是没想通。可能对世人而言是没想通,但于他们本身而言,或许能从此落个轻松。

  夏藤的短片正式完成,也是在那一天。她熬了个通宵,早晨八点,城市在晨光中苏醒,她点击发送,然后倒头睡了过去。

  无论结果如何,是时候结束了。

  再这么拖下去,伤害最深的还是自己最亲近的人。她逐渐意识到,她没有能力改变什么,现况即是现况,发展成如今的模样,又哪里是一天造成的。她的那些动静,搁在大环境里,只能是不痛不痒。

  她想过个好年,然后遗忘从前的种种。

  发送完毕,她像卸掉许久以来沉重的包袱,轻松了吗,应该有一点儿。但身体各项机能仍处在恐惧之中,不太能适应。

  夏藤睡了这么长时间以来,最好的一次觉。

  因为这次,不是噩梦,而是一个日思夜想的梦。

  梦回昭县。

  那个原始的,安静的,默默生长的边陲小县。

  上回是街道,这一回,是学校。

  放学铃打响,她走出教学楼,身后被人推了把。

  她回头,迎面便是一只手,塞了一颗青涩的酸梅进她嘴里。

  动作粗鲁,且不容她吐出来,她硬是被逼着嚼完咽了下去。

  酸的倒牙齿,她流泪,他蹲在一旁放声狂笑。

  ……

  笑声贯穿了整个梦境,夏藤却哭着醒来。

  她盯着房间里的天花板,在初醒的这一刻,她什么都不记得。不记得人言,不记得黑暗,只记得梦里那个县城里的少年,和那颗硬塞进她嘴里的酸梅。

  酸而涩,总叫人流泪。

  但甜味也有几分,夹在酸涩滋味之中,所以格外令人留恋。

  像极了他们之间。

  夏藤的眼泪一串又一串,顺着流进头发里,良久,她抬手覆上眼睛。

  原来,终究抵不过大梦一场。

第54章 第五十四章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